凌晨一两点的时候,我打开卧室里的灯,准备出去上个厕所...

看着晚上没人,为了图方便,我索性也就没穿裤子,光穿着一条内裤就走了出去。

来到一楼,走到卫生间门口,我透过毛玻璃看去,里面一片漆黑。看样子里面没有人,我可以放心的进去。

我进去后一边把门反锁好,一边掏出了自己家伙。

这时候,旁边的马桶座上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喘着粗气的声音。


“二虎...是你吗?”

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,睡意被吓得散去了大半,手里掏出的家伙也被吓得晃了几晃。

“嫂子?!”

我站在原地丝毫不敢乱动,心里慌的砰砰乱跳,生怕会惹怒了她。

在一片漆黑中,嫂子用力呼吸了几口,冷静说道:“你是来起夜的吧?这事不怨你,今天我和你哥主卧的卫生间的马桶坏了,我才出来用。”

我赶紧把家伙塞进裤头里,强装镇定道:“...那我先出去了。”

准备抬起脚溜走,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没想到嫂子却在这个时候轻声说了一句:“别,我很快就用完了,你就留下来吧,不妨事的。”

晕死!

她竟然让我留下来,这是几个意思啊?

可我又不敢违背她的意思,生怕惹得她不高兴之后会在我哥那里告我的状。

今天可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!

大脑里一片空白,我喘着粗气,什么话也不敢说。

在寂静的黑夜里面,无论发出任何声响都能听得够格外清晰,嫂子坐在马桶上,发出了一阵次溜溜的水声。

这明显是在撒尿。

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,一股无名之火汇聚在丹田,身上的肌肉也紧紧绷在一起。

我没想到现在有一天会这么近距离的听女人小便!

内心有一阵可怕的冲动袭上大脑,对于我这么一个从来没有尝过女人味儿的人来说,这种诱惑无疑是致命的。

目光偷摸往马桶上瞟去,我缓缓咽了口唾沫。

可惜一点灯光都没有,卫生里太黑了,我只能隐约看见嫂子的轮廓。

我调整着呼吸,脸涨的像是猪肝色一般,这几分钟对我来说,煎熬异常。

过去好一会,尿尿声随着时间推移在慢慢减弱,最后嫂子像是意犹未尽似的,又往下滴了几滴。

嫂子终于尿完了,她轻吟了一声:“呼..舒服多了。”

随后,她抽出几片卫生纸,擦了擦自己的下面,不知道为什么,一阵哔哔叭叭黏湿的水声,从她的某个地方传了出来。

她这是在干嘛?不会是在那个吧.....

我脑子里不停地妄想着,感觉自己的某个地方像是要憋炸了,浑身的温度在急剧飙升。

擦了大概有几分钟左右,嫂子才像是搞完了什么,又接着尿了一波.....

声音有点激烈,听得我一阵心潮澎湃。

完事儿,嫂子起身按下了冲水。

“二虎,你用吧。”

我打了个冷颤,愣愣地嗯了一声。

随后,她打开房门走了出去,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卫生间里面。

我盯着马桶一阵出神,掏出早就憋得不像话的家伙,尿了起来。

尿完之后,我赶紧回到房间,躺在床上心跳不已。

如果刚才我顺势把嫂子推倒的话....

想到这里,我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,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也太狗血,太龌龊了。

我跟我哥戚大虎虽然不是真正具有血缘的兄弟,他和我仅仅是同村同姓,准确来说,往上数十八代,才是真正的一家人。

但他对我却一直很好,如果没有他的帮助,我连大学都考不上。

再怎么说,我也不能背着他,去干出那种龌龊事啊。

内心一阵矛盾,但我的手却很诚实的上下攒动着。脑子里全部都是嫂子温如玉的身影,怎么赶也赶不掉。

如果只是想一想的话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?

由于刚才的事情太过刺激,弄了没几下,我便浑身一个激灵,一种爆发的感觉,让我全身放松。

这次来的实在是太快了,我都没有准备好卫生纸,直接弄了一短裤。

我摸索起床,换了一条内裤,然后把那条已经沾满污垢的内裤随后放在床头,打算明天有空再去收拾。

躺在床上,我一阵放松,像是真的和嫂子弄了一场似的,心里好不畅快地进入了美梦。

因为大一的军训还没开始,所以我这一觉直接就到了第二天的八点。

“二虎,二虎?起来吃饭了,都已经八点了!”

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看见温如玉正站在床边,不停叫着我的名字。

温如玉的上身穿了一件比较宽松的衣服,领口开的很大,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没有穿胸罩,她弯腰的时候,我甚至能看见里面的两团雪白的肉球。

回想起昨天晚上的那一幕,我感觉身上又有点难受。

见我醒了,温如玉也没说什么,径直离开了我的房间。

她走了以后,我才低下头暗自松出一口气。

但我倏忽间,却发现了一件很不妙的事情,昨天晚上那条沾满我子孙的内裤现在不见了。

心里十分紧张,我赶紧四下找了找,终于在卧室里的阳台上,我发现那条内裤已经被洗得干干净净还挂了起来。

我去!

这下麻烦了,温如玉一定发现了我的秘密!这叫我从今往后还怎么面对她啊?

我苦着脸,心事重重来到一楼。

戚大虎早早就去上班了,而温如玉还在等我,看样子是打算和我一起吃早餐。

吃饭的过程中,我始终低着头自顾自吃着包子喝着牛奶,从始至终都不敢去抬头去看温如玉。

“二虎,以后换下的脏衣服不要随手堆在房间里面,这样很不好,直接放到卫生间里的盥洗盆好了。”

我顿时满脸羞红,尴尬地点着头。

温如玉见到我这副模样,却突然笑出了声。

“话说二虎啊,以前上高中的时候,你们老师没有教过你们生理卫生吗?”

我闹不明白温如玉为什么突然这么问我,一脸疑惑地看了她一眼,然后又赶紧把视线瞥到了一边。

“看样子你们老师没有好好说过。”温如玉若有所思道。

我憋着红脸,一声气都没敢支。

“你现在已经长大了,遇到这种正常的生理问题,你要正确的去面对,没必要脸红的。”温如玉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我心里泛起了嘀咕。

如果是我的朋友看见我这样的话,那肯定无所谓,但问题是让温如玉看见了,我不脸红才有问题吧?

“你知道不知道,女人每个月是要来月经的,也就是例假,而男生呢也跟女生一样,男人也会定期排遗,有的人是自我抒发,有的则是梦中自动抒发,我看你短裤上弄那么多,一定是自己用手弄出来的吧?”

温如玉谆谆善诱了一番,说起这种话题,丝毫不显得生硬。但我却一时间羞怯难当,简直想立刻找个地方把自己埋起来。

“二虎,虽然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,不过小撸怡情,大撸伤身,我现在都怀疑,你哥哥是不是年轻的时候撸多了,现在一上床就不行……”

“噗——”

我差点被牛奶给呛着,张嘴喷了一桌子。

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”

我尴尬的站起身来,正准备找抹布,温如玉却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抹布。

“二虎你看,就像这口奶,你喝的再多都不叫浪费,如果喷到桌子上,那可就太可惜了!”

我眨巴着眼睛看着她,一下没反应过来。

“傻呀?”温如玉嫣然一笑,“你那东西只要排在正确的地方,再多都不是浪费,可总是弄到裤子上,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了。”

狂汗!

听了这话,我全身上下立即僵硬起来。

我赶紧坐下,低着头一声不吭地吃着包子。

“小心,别噎着,来,喝我的奶吧!”

嗯?

我一下懵了,赶紧抬头看着她那小胸脯。

温如玉白了我一眼“往哪里看呀,我又没生孩子,哪里来的奶?”

说完,她把手里的阳光酸奶往我面前一递。

我脸红的像猪肝一样,真恨不得一头碰到桌角上撞死得了。

就在这时,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女人夜莺般的声音“温老师在家吗?”

那个声音很好听,甚至不用看长相,我就能断定她绝对是个网红般的美人坯子。

听到那个女人的喊声之后,我赶紧起身跑过去把大门打开。

卧槽,这女人长得太美了!

一头披肩的秀发飘逸柔顺,标准的瓜子脸,鼻梁尖细而挺拔,再配上烈焰般的红唇,就算不看她魔鬼般的身材,也完全秒杀任何一个我所见过的网红,绝对算得上是祸水级别的美人。

美女看到我也愣了一下,眨了两下眼睛,居然调侃了我一句“小帅哥,我没找错门吧?”

温如玉已经跟着后面过来了,看到我有些木然的站在门口,赶紧伸手拨了我一下。

“我说陈大编辑,别逗了,他是老戚的弟弟,刚从乡下来,可别吓着了他。”

后来我才知道,她是副校长的老婆,名叫陈灵均,今年三十多岁,可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,过去是群艺馆的独唱演员,现在是电视台的音乐编辑,长得既漂亮又有气质。

她家就住在隔壁,右边就是她家,两家阳台之间,就只隔着一块砖厚的墙。

“哟,这是戚副教授的弟弟,是亲的吗?”

“瞧你这话说的,当然是亲的,今年刚考到我们学校来。”

陈灵均上下打量了我一眼,虽然嘴里是在跟温如玉说话,两只眼睛却一直盯着我“怎么感觉你们家正在上演《金瓶梅》呀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虽然戚副教授的个子不矮,可瘦得就像根竹竿,要是把这弟弟比喻成武松的话,他可就是武大郎了。我说温老师,你该不会扮演潘金莲吧?”

温如玉白了她一眼“我说陈大编辑,这可不像是领导夫人说的话,别把他真的当成了孩子,都大一了,还有什么不懂的吗?”

陈灵均扑哧一笑“好了,好了,不瞎扯淡了,搞定了没有?搞定了我们就走吧,她们几个还等着呢!”

“那我们走吧!”温如玉转而对我说道,“吃完早点后该干什么干什么,桌子上的东西等我回来收拾。”

“嗯。”

我毕恭毕敬地朝她一点头。

陈灵均转身离开的时候还瞟了我一眼,悄声对温如玉说道“这孩子挺腼腆的,别说是从乡下来的,现在乡下的孩子也是不得了……”

“好了,好了,你可是堂堂领导的夫人,能不能端庄一点?不知道你是演员出身的人,还以为我们学校领导的家属,个个作风都不正派呢!”

“我去,你丫的骂人不带脏字呀?”

两人一边嬉笑打闹着,一边朝外走去,我远远的看着她们上了一辆小轿车。

开车门的时候,陈灵均忽然回头又看了我一眼,吓得我赶紧把门关上,一百只小鹿在心头乱撞。

我能够感觉到她看我的时候,那双明眸的大眼背后,还有一双更加深邃的眼睛。

其实在男女关系方面,我并没有完全开窍,更不懂得如何去和女人相处,像陈灵均这样看上去就结过婚的女人,过去我想都不会想。

我的魂早就被温如玉勾走了,只是因为自己是个有底线的人,只好转移目标,把对她的迷恋转嫁到陈灵均身上而已。

真要是比较起来,其实我更喜欢温如玉那种类型的女人,她更加丰满,也更加高挑挺拔。

但在我和温如玉之间,永远有戚大虎这道让我过不去的坎,而陈灵均则不一样。

她的出现,让我感觉到一切皆有可能。

尤其是她刚刚一直盯着我看,上车时的最后那次回眸,更让我有种触电的感觉。

整整一个上午,我一个人在家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大脑里一会是温如玉,一会是陈灵均,就算是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激动的心情始终都没能平静下来。

快到中午的时候,门外传来一阵笑声。

我能够清晰地听见,是温如玉和陈灵均在讲话,心里期待着陈灵均能和温如玉一块儿进来。

门开了之后,温如玉却在门口跟陈灵均道别,多少让我心里感到有些失落。

“二虎,快,看看嫂子给你买了什么?”

温如玉走到沙发边上,把一大摞塑料袋往沙发上一放。

我惊讶地发现,她给我买了好几套t恤衫和休闲裤,上面都是明码标价,最便宜的都要两三百块钱一件,最贵的一件t恤,居然要六百。

当时我就懵了!

我全身上下都是地摊货,没有一件衣服超过五十块钱,看到一摞的高档衣服,心里正纳闷这些衣服买回来是给我穿的,还是让我收藏呀?

“还傻愣着干什么?赶紧换上一套试试,看看合不合身。”

“合适,合适,就是太……贵了。”

“你都没试过怎么知道合适?来,赶紧换上一套穿给嫂子看看。”

我的衣服都是她洗的,她当然知道我的型号,按照我的型号买,肯定错不到哪里去。

只不过有些衣服的型号恐怕不对,所以温如玉非要我换一套试试。

说完,她直接拆开了那套最贵的t恤和休闲裤,然后站在边上看着我。

毕竟我也是个十九岁的人了,比温如玉还高出十多公分,当着她的面,我不好意思脱外套。

温如玉开始没反应过来,后来回过味来后,居然伸手掀起我身上的t恤“在嫂子面前还害什么羞?赶紧穿上!”

当她掀开我的t恤,看到我胸前茂密的胸毛之后,一下惊呆了。

老实说,这个瞬间我想死的心都有!

我跟其他人有点不一样,读初中的时候胸口就长了毛,平时光着膀子打篮球,踢足球,同学们都知道。

男同学们为此经常讥笑我,女同学也没有一个愿意与我同桌。

为了这一身的胸毛,我一直处于自卑之中。

没想到现在又被温如玉看到了,我真恨不得找个墙角直接撞上去。

令我意外的是,温如玉片刻错愕之后,眼睛里居然闪现出一道奇异的目光,并没有嫌弃和厌恶的意思,反而像是暗自惊喜。

我赶紧从温如玉手里接过t恤套在了身上,不大不小,尺寸刚好。

温如玉接着让我试试裤子,我刚解开皮带就发现不对。

因为坐在沙发上想了一上午两个美妇,身体早已发生了强烈变化。

我只好背过身去脱下裤子,又从她手里接过新裤子套了上去。

温如玉笑笑没吭声。

我转过身来时,却发现那个地方还是撑了起来,正准备转回身时,温如玉却一把拽住我的胳膊“干嘛呢,让嫂子看看合适不合适?”

说完,她居然给了我一个海底捞。

被她纤细的手指碰到时,我浑身打了个激灵,下意识地一撅屁谷,希望让过她的手。

温如玉却恍若未觉,继续用手扯着我的裤子,不时触碰着我,装模作样地说道“挺好的,不大不小,尺寸刚好。”

她又上下端详了我一番,好像刚才不是故意的,反倒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

我尴尬的笑了笑,结结巴巴地说道“谢……谢嫂子。”

温如玉不动声色地盯着我的眼睛,突然问道“二虎,你是不是看上了刚才那位大姐呀?”

我吓得一脸胀红“没有,没有……”

“你还骗嫂子,不知道嫂子是过来人呀?看看这都翘起来了,还说心里想着的不是她?”




未完待续......
微信篇幅有限,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!
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哦~~~